冰雪

凰起 第二十回 他生缘会更难期

2019-12-04 07:04: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凰起 第二十回 他生缘会更难期

唐子柔前进的方向,正是清远城!

她也曾内心挣扎,她也曾几度小民想法占得上风。

在此之前,她都是这样想的,也都是这么做的。她告诉自己:自己只是一个小老百姓,就算有点自保本钱,还有点小聪明,可那又如何能与国家机器争斗?

不若逃命去吧?

不若另寻安逸吧?

就和其他百姓一样,他们不也同行吗?

一直到商人遇害,后又听闻清远城被围,她也确确实实心中怕的要命,大脑不停的发出指令:去海潮城!去海潮城!

可她的身体却怎么也不受控制,如同之前大喊“越国宵小来追我吧!”一般,她的身体总是背叛着她的大脑。

她明白,此乃心之所向,她实在无法袖手旁观,也无法心冷如冰。哪怕她多么不愿意,但她还是如此做了。尤其在听闻清远城被围那一瞬间,她心中猛地一跳,就连呼吸都停顿了霎那。

那同样孤寂心交之人,她心中酸楚自己总能体会一二吧?她心中无奈自己总能了解万一吧?

但她终究是她,终究在观念里没有抗衡命运的勇气。倘若她也如自己一般厌倦戴着面具过活,那她所选之路难道会和自己一样继续委曲求全,苟活于世下去吗?

她!不!会!!

唐子柔呼吸猛地一窒!“驾!”心中害怕但目光坚定,胯下战马又快上了几分。

即便是刀山火海,但这个人,唯独这个人!也一定要去看上一眼,哪怕是最后一眼!

★★★★★

“王大人,慕容公子已然围城三日。敢问大人可有退敌之计?”

清远城内,知县大人和一干官员在衙门里急的团团转。

“根据军情要报,大将军所带援军还需三日即可到达,我等只需坚持三日即可

。”王五眉头紧皱。而琴诗意则是安静的坐在最角落的幕后,凝望窗外。

前些日子城内奸细发难,烧粮仓不说还欲夺琴诗意。虽说后来悉数被发现斩了,但百姓间的各式流言却也渐起,几次三番冲击官驿。好不容易平息了一波,王五等人也知这样下去安全堪忧。所以早些时候已然请了琴姑娘移驾、连同城内主要官员,不约而同搬到衙门处,并派以重兵把守。

“三日…三日…如今下官看是一个时辰也挨不过去啊!”知县苦着脸,衙门口又传来了百姓呼喊声,一声高过一声。

“大人!他们只是要东西,你快把那东西找出来交出去吧!”

“大人,您可是父母官,要为我等安危考虑啊!”

“狗官!打开城门放我等出去!”

敌人围城,每隔一个时辰,全军均一阵擂鼓,吓得百姓们人人自危后就对着城内整齐大喝:“清远城内,已然无粮!交出东西,可保城墙!”

又或者擂鼓之后,就直接发兵冲锋攻城,杀声震天!

三日以来,虚虚实实来回折腾,城里所有百姓苦不堪言,心理上已然受到沉痛打击。官府多次打压才得以平息,在这样下去只怕城还未破,民就先变了。

王五已然眉头皱成川字,疲于应付。

他本是江湖人士,刚上任朝廷命官不久,去剿个匪查个案,他兴许胜任有余。但要论带兵打战守城、又或是安抚民心抗战,他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放眼城内这样的人才实在是一个也没有!

那慕容公子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竟然引诱大将军出战之后,自己竟然还神不知鬼不觉的前来围城。更何论他到底是怎么知道东西和人都已然失策到了自己手上的!?

自己归来后等待于此,但凡知情人只要不是傻的定然一清二楚。想必是城内奸细给泄露了消息出去才导致如今局面。

要命的是这人也就罢了,自己见也见了。但那木盒到底有什么稀奇,竟然要诸般手腕非要得之!?

唉!这大将军,可什么时候才来啊!

一干人等再次陷入愁眉苦脸状态,整个衙门厅内笼罩着极其压抑的气氛。

一边的主簿大人看到知县对他使了个眼色,心中一苦,几番踌躇之后硬着头皮小心翼翼低着声音尝试道了六个字:“要不…我们交出…”

“此事休要再提!否则别怪王某刀下不客气!”王五断喝道。

俨然,在场之人已然知晓这越国想要的,不就是这琴姑娘吗?

这根本都无需猜测,如今这厅堂内之人无一不是朝廷命官,就这一袭白衣的琴姑娘不知底细,偏又如此超然于外,不是她,还能是谁?

“王大哥莫要如此责怪诸位大人。”琴诗意收回看向窗外的目光,身子盈盈而起淡淡道,“就让诗意出城去吧。”

众人闻言均是面上不由自主微微一喜,唯独王五摇头道:“琴姑娘不可如此。王某一介武夫却也知此乃国家大事,切不可让越国如愿以偿。”

琴诗意道:“国家之事,百姓之声。现如今百姓已然发出苦声,这算不算国家大事?”

王五道:“一城之声何以言天下?”

琴诗意道:“一城之声善已不可作为,那又如何以言天下?”

王五哑然。

琴诗意又道:“王大哥心怀坦荡胸容国家,诗意确实钦佩不已。但王大哥可不理会此时百姓声音,诗意却不可为之。诗意不知如何行军作战,也不求荣华富贵。但只求心安二字而已。恳请王大哥能够应允,让诗意出城,换得百姓安宁!”

王五无言以对,但就是摇头不允。

琴诗意却起身移步,轻轻向衙门口走去。

王五大惊,赶忙拦在前头。琴诗意却毫不理会依旧往前前行,眼看就要撞在一起,但她脚步丝毫不停,就连呼吸都没有任何变化。男女授受不亲,她一足不出阁的闺秀又岂会不知?

“琴姑娘不可!”王五内功精湛五官敏锐,如何看不出琴诗意是做作还是确实下定决心?只得退步!

琴诗意在进!

王五再退!

再进!

再退!

是,她是手无缚鸡之力。

但也就是她,一介女流,身无武器,更不会武功,却逼得江湖高手王五一退再退!

骨子里似乎有一股巍峨大山在支撑着,连同那道柔弱的身影都看起来压力无比巨大。

知县胸中墨水不多,但偏偏此刻不由得就想起一句出来:强者无惧,仁者无敌!

厅堂内那些只顾自身安危的小人不自觉就半掩着面,简直恨不得挖个洞自己钻进去。

所有人这才明白一直以来都看错了那看似只会琴棋书画,柔柔弱弱的琴姑娘,实乃心怀大义,外柔内刚的奇女子。

王五见退无可退,急道:“琴姑娘大局为重!”

琴诗意道:“何为大局?”

王五道:“天下社稷。”

琴诗意只是轻轻淡然一笑,足不停步。

王五心如电转,这城万万开不得!但即便自己下令不开,她也有办法出城,只要她一喊她便是越国想要之人,光是心焦难耐的百姓就能一拥而上不计后果的破门送她出城。

可到底什么办法才能让她回心转意?

王五灵光一闪,琴姑娘重情义,那就需以情义劝诫之!

“琴姑娘留步,你这一去,可要王某如何交代?王某此下任务失败,身家性命定然不保。”王五道,“王五这几日待姑娘敬重有家,姑娘可忍心让王某身首异处?”

“诗意深知王大哥为人,此番话语切莫再说了,好让诗意看轻了王大哥。”琴诗意脚步不停。

她已然靠近了门槛。

“琴姑娘又怎知你这一出城可保百姓无恙?行军打仗尔虞我诈,这几日越国慕容公子虚实计策你也亲耳见识,琴姑娘可要三思而后行啊!”

“此事诗意心中有数,只要慕容公子得到诗意,即便稍有不满,那也会偃旗息鼓。届时诗意在出言相劝,越国退兵可成矣。”

她已然伸出了手要去推门了。

王五大急,猛地开口道:“那琴姑娘如此作为,放唐子柔唐姑娘又置于心中何处!?”

唐姑娘!

琴诗意素手猛地一顿!

王五大喜,又喊了一句:“倘若琴姑娘这一去,可曾想过那要何时才可与唐姑娘再相见!?”

再相见!

琴诗意整个倩影微微颤抖了起来,忽然间,“滴答”一声,水珠落地。

琴诗意猛地回身,带起一串晶莹轻喝道…

“再无可见!”

锦州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无锡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汉源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