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终末之龙 第八百九十八章 追寻

2019-10-12 19:20: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终末之龙 第八百九十八章 追寻

伊斯在楼梯口站了一小会儿。他意识到他紧握住栏杆的手在微微发抖,不禁对自己生出几分愤怒和厌弃——他的确不够冷静,不够聪明,不够强大……挣扎了这么久,他依然既不像龙,也不像人。

他曾经以为他已经接受了自己,但那样的自欺欺人果然迟早是会被揭穿的。而此刻,他不知道要怎样才能假装若无其事地面对他的朋友们。

……他又有什么必要假装呢?他已经许下承诺。

他走下楼梯,两道视线立刻射了过来。埃德只是用眼神表示关切,娜里亚直截了当地开口问道:“斯科特又惹了什么麻烦?……到底出什么事啦?”

话出口时还带着点恼怒,但很快因为察觉到伊斯不同寻常的低沉而柔和下来。

“不是他。”伊斯摇头,“是我。”

“你能惹什么麻烦?”娜里亚脱口道。

埃德偷偷看她一样,没敢对这样理直气壮的护短发出任何评论——一条龙能惹的麻烦可大啦!

“凯勒布瑞恩说我会毁灭一切。”伊斯说。

他看起来十分平静,平静得让那句话听起来像个笑话。然而他脑子里什么也没想……也许多想一刻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那个已经许久没有听到过的名字让娜里亚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然后挑起眉,发出一连串的疑问:“什么时候说的?他在哪儿?他还活着吗?”

她顿了顿,气势汹汹:“以及……他凭什么这么说?他说是就是了吗?!”

但伊斯能看出她隐隐的不安。毕竟……那是凯勒布瑞恩。

“如果是真的呢?”他问,声音轻而空洞地响着。

“……那就揍你一顿,把你拉回来。”娜里亚固执又坚定地抬起下巴,“有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没这么干过!”

“我同意。”埃德裂开嘴,忍不住笑,“呃……不包括第一句?”

揍一条龙……他想想还是有点头皮发麻。

伊斯有片刻发不出声音。他茫然飘在半空,无所凭依的灵魂落下来,像是找回了那片能够接受他,容他扎下根须,竭力生长的土地。

他其实从头到尾都很冷静,然而那冷静之下缠绕不去的一丝绝望,勒得他几乎窒息……直到此刻才终于能透过一口气来。

紧绷的身体软了下去。他不自觉地伸出双臂,近乎贪婪地将面前两个人都紧紧抱住,然后才恍惚意识到,在知道自己并不是人类之后,这似乎是他第一次主动拥抱除了斯科特之外的人。

他喜欢极北高山上的冰雪,那是他的天性……可他也同样贪念人类的身体拥有的温暖。

埃德拍拍他的手臂,娜里亚则伸手回抱,甚至安抚般摸了摸他的头——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做过。

伊斯的脸骤然热了起来。他有点尴尬地放开手,视线飘向一边。

“我得……离开一会儿。”他说,“我得去……找到某样东西。”

“没问题。”娜里亚爽快地答应,“我要跟你一起去——我好久没有骑过龙啦!”

“……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那就更好了

。”娜里亚说,“现在就出发的话,我也许还能赶回来做个晚餐?”

.

没有谁能够拒绝娜里亚·卡沃,当她坚持要做某件事的时候——也很少有谁能够抵抗埃德唯恐被抛弃的小狗般可怜兮兮的眼神。

最终,他们扔下满桌地图,借助埃德的法术瞬间出现在艾斯特洛山顶近乎浑圆的冰湖边。

湖水尚未冰封,黑色岩石上却已经铺了一层白雪。寒风刀一样刮过裸露的肌肤,娜里亚连打了两个哆嗦,还没开口,埃德已经快手快脚地让一层足够温暖的空气如毛皮般覆盖在她的身上。

伊斯自然是不怕冷的。他站在湖边,怔怔地看着自己在不断泛起的涟漪间模糊不定的倒影。几年前他刚刚变回冰龙的时候也曾经站在这里,那条白色巨龙的影子熟悉又陌生……就像如今这个人类的形体一样。

他大概从来没有真正看清过自己。

“我要去湖底。”他说,“你们就等在这里。”

娜里亚张了张嘴,没说什么——她听得出,这一次,他是不容拒绝的。

伊斯像条鱼一样没入水中,游出足够远的距离,才让自己缓缓沉向湖底。

他其实并不是非得来这里……他要找的东西在他刻意封藏的记忆之中,在他灵魂深处。他只是需要一个足够安静,也足够遥远的地方……远到即使真的发生什么意外,也不至于没有挽回的余地。

事实上,他大概根本就不该让埃德和娜里亚跟过来——可他知道,此时此刻,他需要他们在他身边。

湖水清得像一块巨大的水晶。阳光丝丝缕缕地摇晃着,落在湖底的白沙上,明亮的光斑一片又一片,闪闪烁烁,仿佛冰龙印着雪光的,耀眼的鳞片。

那是安克拉玛拉斯·冰芒选择这个不大的冰湖作为栖身之地的原因之一——它实在太过孤独,孤独到这一点相似也能成为它的慰藉。

龙从来都是独居的。它们每一个都太过强大,强大到不可能在一片领域内共存。即使是共同孕育后代的巨龙,雄龙也会在雌龙产下龙蛋后离去。人类孜孜以求的爱情,对巨龙而言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安克拉玛拉斯不曾爱过伊斯的父亲,那条被称为晶冠的古老冰龙,而晶冠枯萎将死的灵魂里,也已经生不出一点爱意。

它们只是飞遍整个大陆,偶然相遇,突然发现,它们或许已经是最后两条还活着的冰龙。

本能让它们意识到,它们必须留下后代——然而那个后代要如何生存下去,它们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当萨尔斯托·晶冠飞向龙骨之岛,选择永恒的安眠的时候,小小的灵魂之火,已经在尚未破壳而出的最后一条冰龙的体内燃起。

然而即使是冰龙,孵化也需要长久的温暖——那是伊斯诞生之前,从未得到过的东西。

可他想要活下去……即便只是本能,在最初的混沌与黑暗之中,那是他唯一的渴望。

.

齐齐哈尔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永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鹤岗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齐齐哈尔治疗癫痫病方法
永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