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黑停车场疯狂敛财面对城管假管理员变淡定哥

2019-07-14 03:05: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停车场”疯狂敛财 面对城管假管理员变“淡定哥”

新华北京7月6日新媒体专电(杨毅沉、李德欣)新的《北京市机动车停车管理办法》已于2014年1月1日起实施,然而在这个全国机动车保有量最大的城市,路边停车仍乱象丛生,停车收费成为一块具有巨大诱惑力的“蛋糕”被蚕食。近日在北京采访时发现,面对假管理员、“黑停车场”的“轮流夹击”,本应严格执法的当地相关管理部门,却在管理体制、法律约束、部门协调、基层执法等不完善的情况下,对乱象几乎束手无策。

举报苦等两小时 城管回复“钱还得交”

北京“簋街”,因为“麻小儿”(麻辣小龙虾)而闻名。在这个拥有世界杯的夏天,与之一同“狂欢”的还有路旁的黑停车场。在食客们尝鲜“麻小儿”的同时,很可能已经成为“黑停车场”口中的“小龙虾”。

6月下旬一个工作日,在“簋街”西段找到一块画着“停车位”的空地。四下里均没有合法的资质备案标牌,几个没有佩戴任何证件的“彪形大汉”走过来向说,这里是“停车场”,要停车就得收费,每小时10元,白天夜里都是这个价钱,同时还没有发票。

《北京市机动车停车管理办法》第二十一条规定:“要在停车场显着位置明示停车场名称、服务项目、收费标准、车位数量及监督”。而2014年初北京市交通委规定,停车管理员收费必须获得相关资格证。

面对来势汹汹的收费人员,拨打了北京市城管举报“96310”,工作人员告知,将通知属地城管分队对此进行现场处理并会通知,随后便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在又拨打过两次“96310”和一次东城区城管部门“96010”后,依然不见属地城管分队前来处理。而就在这段时间里,眼见这个黑停车场几乎停满了车。

直到距打第一个举报2个小时后,北新桥城管分队一名工作人员向打来,询问相关情况。他确认这块位于东城区法院东侧的空地的确是“黑停车场”,已经在约谈相关业主,但目前依然没办法处理。当问及以后再来是否还要给“黑停车场”交费时,这位工作人员说“对”。

城管来了也没用 假管理员变“淡定哥”

如果说城管执法人员没有前来让人失望,那么更加让人失望的是,就算是城管人员前来执法,假停车管理员仍然淡定自若,执法人员却对其束手无策。

在北京市西城区广安医院东侧的一处便道上,七七八八几条白线画成了二十几个车位,来到此处刚一停下车,一位男子便前来收费。向其询问是否有北京市交通委认证的停车收费管理员资格证件,停车场是否有合法资质备案标牌。这名男子表示,备案标牌没有,管理员证件倒是有。

按照北京市交通委今年新出台的规定,正规收费管理员证件上印有二维码,可以通过“扫一扫”功能查询认证,相关人员照片、姓名、所属公司等信息会出现在上。拿过该男子证件,使用“扫一扫”后发现,扫出的照片与该人不符。随后,拨打北京市交通委投诉举报反映该问题,查实该证件是假证。但当问到怎么办时,中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也没有办法,建议找城管部门举报。

绕了一圈,又不得不拨打“96310”城管举报。在举报过后20分钟,西城区城管总队执法监察队的三名工作人员赶到现场。但令人惊诧的是,假停车管理员十分淡定。在现场看到,城管执法人员在现场核实、问询后,仅将该名收费男子驱离现场。他们表示,因为并没有强制性执法权力,只能把人轰走,“见一次轰一次”。

而在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安家楼路北侧的一处“黑停车场”,同样碰到了一个假停车管理员,这名男子证件上的二维码索性扫不出来,而该地也没有停车场备案标牌。对此,向城管进行了举报。大约25分钟后,麦子店城管队的执法人员抵达现场,而这位假管理员早就淡定地脱下了假“行头”,躲到了一边。执法人员上前对其进行问询后对说:“没办法,没在他身上找到违法所得和假发票。往常遇到了也仅能没收。”几天之后,当再次来到这个路段时,“黑停车场”依然生意兴隆。

既要有实在的政策,也要有“接地气”的执法

不是基层执法人员迟迟不来,就是执法人员来了也管不了。北京路边停车这块“蛋糕”难道就这样被一些不法分子瓜分?是什么让执法者束手无策?

面对近年来北京停车管理乱象层出不穷的现状,北京多个政府部门多次对“黑停车场”和停车乱收费进行治理整顿。然而,调查采访发现,管理部门多头审批、举报、监管、执法,再加上对停车管理的基层执法不甚严格,很多市民和车主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能够维权,这成为很多黑停车场、假管理员能够大行其道的重要原因。

首先,在投诉举报环节,到底应该拨打交通、城管、交管、发改委那家部门的就让人头晕眼花,而对停车场和收费管理员资质的认定也是一件麻烦事。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对表示,在提高国家治理和城市综合管理能力建设上,停车管理投诉举报反映出的多头都管理但却多头都管不了的困局,显示出一些行政管理政策顶层设计和统筹协调仍不完善。

其次,在管理执法环节,虽然各部门对停车管理员收费资质、停车场规划设立资质、停车场价格收费标准都做出了制度规定,但是这些政策在具体管理当中却受到执法力量不足、执法手段单一、执法严格程度不高的限制,陷入“没法管”的困境。

依据《北京市机动车停车管理办法》《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等法规,违法停车场、无照经营等行为要被罚款上万元。但是一线执法人员透露,几乎没有“黑停车场”和非法收费人员受到这种严格处罚。有基层城管执法队员对表示,非法收费人员不仅是“游击队”很难管理,而且对其非法所得也很难界定。

对此,中消协律师团团长邱宝昌说,行政处罚一定要证据确凿,认定其一天收费几千元,一个月甚至收入几十万元,这都需要证据。与此同时,不排除“黑停车场”有“后台”撑腰,占了地方收费如果没人管,就会有利益纠葛在里面,需要和反腐配套管理。

多位专家表示,如今监管部门行政执法的空间还很大。鑫诺律师事务所主任孔伟平律师认为,如果执法部门对黑停车场积极取证,对道路收费进行合理标识,对举报者进行奖励,相信黑停车场就不会这么肆无忌惮。

除了停车管理中投诉举报、管理执法等实际问题,相应法律法规的不完善,也让违法成本过低,以至于出现执法人员来了,假管理员都不怕的怪相。孔伟平律师表示,行政执法部门应该根据基层执法遇到的实际问题,向立法部门提出相关立法建议。

微店怎么上架宝贝
企业危机处理的方法
有赞上怎么开微商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