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绝世风华之至尊召唤师第三十五章林家的震怒

2020-01-24 13:58: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风华之至尊召唤师 第三十五章 林家的震怒

章节名:第三十五章林家的震怒

清舞望着已经被痛楚与惊吓折磨得浑身颤抖的林觉司,美眸微微眯起:还不够,就这点惩罚,还远远不够!

林觉司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方才的嚣张,只能在地上无力地蠕动着身子,甚至吓得大声嚎啕起来:“呜呜呜……别、别杀我……”

“放心吧,我已经说过了,不会杀你的。…………”清舞冷冷一笑,随即微微抬起手来,遥遥地指向了他的裆部:“只不过,我还要满足一下你的愿望。”

林觉司惊恐万分地瞪着清舞,心中大骇:“你、你要做什么?”

清舞勾唇一笑,紧接着,自她的手上便忽然冒出了一团墨绿色的雾气;她随意地一挥手,那团雾气便迅速地朝林觉司的裆部飘飘洒洒而去,穿透他的下裤,来到了某个位置之上。

“啊啊……好疼……救命……”林觉司只觉那个地方传来一阵钻心般的疼痛,硕大的汗珠顿时淌了出来;不一会,他便觉得疼痛突然消失了,可是更令他惊悚的是,他的那个地方,竟然也完全没了知觉!

巨大的痛楚与绝望令他再也难以接受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清舞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本来接下来这个步骤还得把他打晕呢,这下子倒是省事了。”

百里澈的脸色比方才更加苍白了些,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的伤势,更多的,是有些震惊于清舞的狠辣手段。

清舞转过头去,正望见百里澈有些惊吓的表情,面色忽地一肃,沉声说道:“百里澈,你想象一下,假如我今日就这么放林觉司离开,后果会是什么?”

百里澈双眸一黯,想起了自己的种种往事:林觉司看他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每次他都是以忍让或者周旋的方式摆脱困境;可是今日……

清舞轻叹一声:她的这个徒弟涉世未深,家族的压迫给他留下了很深的自卑感;单纯如他,不会想到加害他人,可是偏偏有些人,反而愈发得寸进尺。今天她也是有意让他看到这样一幕,因为这样,才更有利于他的生存与成长。

心意一动,她的脚下募地亮起了淡绿色与火红色的召唤法阵,她先是吩咐芳沁儿帮忙治疗百里澈的伤势,紧接着,又将目光转向了被她召唤出来的阿华与阿飞。

“主人,有何吩咐?”

两狐在召唤空间中把所有的一切都尽收眼底,只觉得自己家的主人简直越来越霸气了,知道她此时唤自己出来一定是要处置这个该死的家伙,两狐脸上都露出了跃跃欲试之色。

清舞嫌弃地瞥了地上的林觉司一眼,又瞅了瞅旁边一个晕掉一个死掉的随从,冷声说道:“找个不太偏僻的小巷子,把他们三个的衣服都扒光,摆个好看的姿势,你们懂吧。”

阿华与阿飞顿时对自家主人这邪恶的命令佩服得五体投地,迫不及待地应了一声,便屁颠屁颠地跑去执行了。

而短短几句话的功夫,芳沁儿也已经治好了百里澈的伤势,他只觉得一股异常舒适的暖流涌遍全身,自己的伤便完全地好了,不禁一脸惊讶地盯住了芳沁儿。芳沁儿不耐烦地白了傻愣愣的百里澈一眼,扁了扁嘴:“真是个呆子。”

“行了,先回我那里,阿华和阿飞一会自己会回去的。”

百里澈跟着清舞回到了她所在的酒楼,虽然伤势已经全好了,可是脸色却依旧不太好看。清舞也不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他陷入沉思之中;今日的事情,应该能让他明白些什么。

片刻过后,百里澈的眼眸渐渐清明起来,原本有些慌乱迷惘的神色,也渐渐化为了坚定;他募地抬眸,直直地望向了清舞:“师傅,我要变强!我不要留在百里家了!”

上次与清舞分别之际,他是抱着一颗想要得到家族认可的心回到家中的。可是,尽管他的炼器实力的确得到了家主的重视,可是他能够感受得到,即便是他再如何脱颖而出,也得不到像嫡系子弟一般的重视。这段时间以来,他们确实认可了他的实力,但是,却始终没有认可他百里澈,也永远不会把他放在与嫡系子弟同等的位置上。

今日林觉司的话虽然刺耳,却也令他深深地意识到了这一点;既然如此,那么,他就没必要再留在这个冰冷的家族之中了。

他没有林觉司那样的身份,唯一能够让自己不被欺辱、不被轻视的方式,就是变强!像他的师傅一样,变得有足够强大的实力,那么就不必畏惧任何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诡计威胁都是白搭!

清舞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小家伙总算开窍了啊。美眸一闪,她顿时有了计较:“我先帮你找一个有潜力的契约伙伴,然后,你就去天断山脉找夜月佣兵团的人吧;不过,以后你的日子可就辛苦了,不仅实力要尽快提升,炼器方面也不能落下。”

“我知道了,师傅!”百里澈明亮的眼眸愈发闪闪发光,透着无限的决意。

第二日,文都城的大街小巷都在流传着一个惊人的消息。

“喂,你听说了吗?林大少爷竟然和自己的两个随从在外面的巷子里干那档子事!”

“你才知道啊,我那一片早就传遍啦!而且真是没想到啊,这林少爷还是可上可下的,啧啧啧……”

只是没过多久,人们便听说了更加劲爆的消息:原来,和林少爷那啥的随从中,有一个是被强的,为了捍卫自己的清白,他先是废了林少爷的手脚,然后又举刀自尽了!

这可是个惊世骇俗的大事啊,林大少爷被废了,那岂不是意味着,以后这文都城里,终于要太平了?

听到这个消息,百姓们纷纷欢呼雀跃,争相涌上街头庆祝这来之不易的安宁;尤其是以前整日里躲在家中不敢出门的俊秀少年们,更是欣喜异常。一时间,文的大街小巷都张灯结彩,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与街市上一派喜气洋洋的气氛不同,此时的林家,却是阴云笼罩。

“气死我也!晴儿,你说的都是你亲眼所见?”林源双目怒瞪,几欲喷火。

林觉晴现在回想起当时那个场面还觉得心有余悸,一张俏脸微微有些泛白:“晴儿亲眼看到的,就是那个南宫清舞废了哥哥的手脚;晴儿没用,阻止不了她……”

说到这里,她忽然想起了文池渊看着清舞的奇异目光,一股滔天的怒意涌了上来,又急忙补充道:“不仅如此,她还辱骂林家,说林家不堪一击,根本不敢把她怎么样!”

“这臭丫头竟如此狂妄!上次炼器师大比时候的账老夫还没跟她算呢,现在竟然还公然挑衅我林家!”坐在一旁的林家二长老林武顿时怒不可遏;上次炼器师大比之时,与清舞结了仇的,也正是他。

就在这时,为林觉司诊治的林家大长老林肃面色阴沉地走了进来,看了看林源与林武二人,长叹一声:“司儿手脚已废,除非是寻到高等治愈系植族,否则只怕是……”

“怎么会……”林源无力地瘫倒在椅子上:他的儿子,就这么成了废人?

林肃再度张了张嘴,迟疑片刻,再度沉声说道:“不仅如此,他的那处地方,不知何故知觉全失,怕是以后,不能人道了……”

“你说什么?!”林源如遭雷劈:司儿可是他的独子啊!他林家嫡系,难道就此子嗣断绝了吗?

林源的眼中,由悲怆绝望,渐渐地化为了暴怒与愤恨,他猛地站起身来,暴喝一声:“南宫清舞!我要杀了你!”

“家主,宫里派人来传话,皇上请您去宫里一趟。”

门童的传话令林源本就苍白的脸色愈发凄惨:看样子,皇上已经知道司儿的事情了……

几个时辰之后,从皇宫中回到家中的林源几乎成了行尸走肉一般,一连串的打击,令他瞬间苍老了好多。

皇上听说了林觉司在光天化日之下与男子行淫邪之事的消息,顿时大发雷霆,立刻取消了池拟公主与林觉司的婚约;若不是碍于林家的势力尚不能得罪,只怕还不会这么简单地善罢甘休。

“家主!事到如今,咱们就豁出去了!发布圣级的悬赏任务,谁能杀了南宫清舞,就分给他林家一半的家产!”林武咬牙切齿道。

“家主,林武的建议可行,不过需要从长计议;现在她就在文中,若是被她知晓了此事,林家就危险了;她那些圣级的召唤兽,也不是好相与的。”林肃冷静地分析道。

林源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大长老言之有理,我们先暗中招募圣级高手前来林家,然后等她一离开文,就伺机动手!”

“是了,过段时日的拍卖会,我们也去仔细看看,说不准,就有能治好司儿的稀世之宝。”林肃如此建议道。

现在的清舞还不知道,林家正计划着要置她于死地;她一心忙着炼制出几件地阶灵器,也好在拍卖会的时候赚些钱来。

“呼!累死我了!”在连续炼制了一整天的灵器过后,即便是强悍如清舞,也觉得有些疲累了;直接将自己扔进了榻上,不一会,清舞便进入了梦乡。

可奇怪的是,睡着睡着,她竟莫名地觉得脸上有些发痒,好像有什么柔软的东西在不断地触碰她的脸颊,紧接着,她微张的唇瓣之上,忽然覆上了与她的樱唇相似的柔软之物,轻触舔吻之间,带起一阵阵奇异的酥麻感……

“唔唔……”呼吸被渐渐夺去,清舞的小脸浮现出了丝丝红晕之色,不满地哼哼起来;越来越困难的呼吸终于让她醒了过来,与此同时,鼻间闻到了一抹熟悉至极的美好味道……

睫毛微微一颤,清舞睁开了皓月般的美眸,有些怔愣地望着眼前无限放大的完美脸庞,心中微动:这个坏家伙,终于回来了啊……

正深情地吻着她的男子见清舞睁开了眼睛,一双妖冶的红眸之中,闪过无限的爱恋,拥着她便想要继续深入下去;却不料,清舞眼中忽地闪过一抹怒意,双手猛地一推,便将男子推了下去。

“舞儿?”倾煌困惑地看着怒气冲冲的清舞,满头雾水:好端端的她这是怎么了?

清舞忿忿不平地胡乱抹了抹嘴巴,指着倾煌大喊道:“你这个坏妖孽!这么长时间不回来不说,现在刚一回来就想憋死我啊!”

看着鼓着包子脸的清舞张牙舞爪的样子,倾煌忍俊不禁,简直爱惨了她这傻乎乎的样子,禁不住上前一步,猛地将清舞一把拉入了怀里,紧紧地搂住了她,真真切切地感受着她身上迷人的芬芳:“宝贝,我想你想得快发疯了。”

片刻后,一个闷闷的声音才从他的胸膛之中传了出来,那几不可闻的语声,却令他欣喜万分:“我也是。”

她本以为自己并没有那么思念他的,可是就在刚才,就在她看到他久违的那抹邪魅笑意之时,一股股疯狂的思念之情,狂涌而出。

两人相拥许久,这才不舍地分了开来,彼此深深地凝视,眉眼之间尽是道不尽的情意。

倾煌仔细地打量了清舞一番,忽然长叹一声:“唉,我这才离开多久啊,你的实力就快要赶上我了,看样子,我还得加把劲才行。”

清舞得意地扬着小脑袋嘟嘟嘴巴:“等着吧,我很快就会超过你的!”

清舞话音刚落,忽然有点纳闷地眨了眨眼:“话说,我怎么都没感应到你回来呢?”

倾煌也学着清舞的样子扬了扬下巴:“本尊的本事多着呢,这算什么?”

看着他嚣张的模样,清舞忽然萌生了想要捉弄他一下的想法;猛地勾唇一笑,美眸之中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

倾煌看着清舞这古怪的表情,没来由地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危机感,募地心头一跳,猛地转过身去,一把抓住了自背后飞掠而至的zǐ金色流光。

将兀自跳动的zǐ云火抓在手里,倾煌轻轻地勾起了性感的薄唇:“宝贝,控制的还不错!”

自己的“偷袭”被他发现,清舞脸上毫无慌乱之色,反而笑得愈发灿烂了:“更不错的还在后面呢!”

话音落下,她迅速地抬起了右手,心意一动,一团zǐ云火便冒了出来,在她的指挥下,应声而出;zǐ云火飞至近前,竟然募地分散成了数团小小火苗,铺天盖地地对着倾煌飞了过去,星星点点分外好看。

倾煌扬眉一笑,将方才收入手中的zǐ云火高高举起,随即对着扑面而来的数缕火苗便迎了上去;他知道,这是清舞在用自己的方式告诉他,即便是自己不在她身边的日子,她也始终将他放在心中,就像这一团团无处不在的zǐ云火,将自己牢牢地包裹起来。

他深深地望入她的眉眼,果然发现她也正柔情似水地凝望着他;一时怔愣间,两人竟然都忘了控制zǐ云火……

“天啊!”

眼看着一团小火苗就要撞上房门,清舞赶紧大手一吸,将小火苗“拽”了过来;这方倾煌也不再玩闹,直接飞窜几步,收回了最后的几缕小火苗。

“不好!还有一团!”

清舞与倾煌大意之下竟然漏掉了一团zǐ云火,眼睁睁地看着它撞到了一块矿石之上;赶紧将这最后的漏之鱼收了回来,清舞无奈地撇了撇嘴:看来这火还真是不能随便玩啊。

“咦?这是怎么回事?”

清舞下意识地察看了一下被zǐ云火瞬间熔成了液体的矿石,目光渐渐转向方才放在那枚矿石旁边,现在正在产生着奇异变化的另一枚矿石。

那些与成了液体的矿石接触的地方,竟然渐渐地变了颜色!

清舞再定睛一看,这枚正在发生着奇异变化的矿石,不正是她当初在绝地之渊里捡到的吗?

她本想着炼制完灵器就来研究一下这矿石的效用,却不想误打误撞,毫不费力地解决了这个难题。

这神秘的矿石,经过这番莫名其妙的融合,竟然褪去了原本的伪装,露出了真正的面目!

“这是韧锋石。”倾煌紧紧地盯着神秘矿石,微微眯起了桃花眼:这可是流传自上古的珍稀之宝,只怕是现在整个大陆都难得一见,却是没想到,清舞这里竟然有一大堆。

“韧锋石?哈哈,这可太好啦!”清舞兴奋得手舞足蹈:她在华希老师研究稀世级别的炼器材料之时,也曾听他说起过韧锋石,这可是炼制武器类灵器的绝佳材料,能够使炼制出的武器变得轻便而有韧性,就凭这一点,就能让灵器的品阶硬生生地提升上一档。

此时此刻,她想到的是黑翼短匕;当时刚刚得到黑翼之时,她便知道,这只匕首好用归好用,但在重量上依旧有着难以弥补的缺陷。可是现在有了这韧锋石就不同了,若是加以重新熔炼,一定能够解决黑翼的缺陷,说不定,还有可能冲击一下天阶灵器!

清舞迫不及待地抓住了韧锋石,赶紧如法炮制一般地开始了对这神秘石头的熔炼;不过,这可苦了倾煌,本来还想着和自家宝贝温存一番,这下倒好,完全被忽略了个彻底。

“傻站着干嘛,过来帮我一下!”清舞见倾煌有些委屈地站在了一旁,顿时有些好笑,赶紧把他招呼到自己身边。

看到她忽然变得聚精会神的样子,倾煌也不由得被她认真的可爱模样所感,与她一同熔炼起了韧锋石。

韧锋石熔炼完毕,接下来就是将黑翼熔入其中,重新铸造。清舞第一次如此小心翼翼地握着手中陪伴自己许久的黑翼,心中竟然有点忐忑。

“清舞,我来吧。”倾煌见她许久都不敢开始熔炼黑翼,将大掌覆上了她柔嫩的小手,微微紧了紧。

“也好,你对zǐ云火的控制比我更得心应手一些。”清舞将黑翼交到了他的手中,紧接着又是美眸一瞪:“要是弄坏了你要负责赔我一个!”

朝着忽然傲娇起来的某女瞥去一个“没问题”的眼神,倾煌心意一动,与自己灵魂相连的本命之火便出现在了掌心之上;神秘的zǐ色与神圣的金色交相辉映,透出几分高贵不可侵犯的王者之气。

不过,这一次这彪悍的zǐ云火,可是真真正正地令他们两个瞠目结舌了……

倾煌一手托着zǐ云火,另一手将黑翼缓缓地靠近过去,却是不想,黑翼刚一触碰到那炽烈的火苗,便瞬间化为了一摊液体,直接滴入了炼器炉之中……

“这、这也太快了吧……”清舞惊得呆了:她的黑翼就这么化为了一滩黑水?这总得给她点纠结的时间吧?

可是事已至此,清舞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赶忙深吸了一口气静下心来,开始最关键的凝炼成器阶段。

倾煌见状,也不由自主地放缓了呼吸,默不作声地站在一旁,静静地等待。

渐渐地,清舞的额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脸上的神情也愈发严肃;忽然,她的眼眸募地一亮:成了!

一道深邃晦暗的黑之光丝丝缕缕自炼器炉中逸散而出,神奇的是,明明是象征着黑暗的黑色之光,却完全没有什么邪恶阴暗的感觉,反而是那纯正到了极致的乌黑,分外地引人眼球。

自炼器炉之中缓缓漂浮而出的,是外形并没有变化的黑翼,可是清舞与倾煌两人,却在瞥见了黑翼之际,齐齐地陷入了呆滞。

乌黑的色泽掩盖不了那夺目的图纹,黑翼的气势,因这个图纹而变得愈发强悍;黑翼竟然,成为了天阶中品灵器!

安庆市第四人民医院
长春治牛皮癣价格
吉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金华牛皮癣医院
大庆治疗白癜风办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