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纳斯塔吉奥.德格里.奥尼斯提和幽灵

2019-09-14 06:38: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就在拉文纳,一座属于罗马格纳的非常古老的城市,那里先前有着许许多多的贵族男士以及绅士们,就在这些人中间还有一位名叫纳斯塔吉奥.德格里.奥尼斯提的年轻人,他由于自己父亲以及一位叔父的过世,留给他一笔巨大的财富而变得难以想象那么富有。正如经常发生在年轻人的身上那样,由于身边没有一位妻子,他就深深地爱上了某位保罗.特拉沃尔萨里先生的女儿,这是一位出自名门身份甚至要高于自己出身的年轻女士,他在心中希望着经由自己专心致志的追求而能赢得她的芳心回报。可是这些专心追求行为,尽管说已经无所不用其极,已经达到完美无缺之地步,甚至可以说称得上令人称羡,却不但没有在她那里给他带来任何好处,甚至似乎是给他带来了一些伤害,这位被爱着的姑娘对他所表示的是非常残忍而令人难以忍受到不能应对地步的态度——或许可以说她已经变得越来越傲慢无礼而轻蔑于人,无论是经由她自己超凡脱俗的美丽或者是她高贵异常的出身的缘故,这样就没有任何让他自己感到高兴的事情可以让她也从而高兴起来。
想要许多次地忍受像这样的事情对纳斯塔吉奥来说实在是有些残酷,在他如此的悲伤难过之中,已经厌倦于对人报怨,他就在心里想要杀死自己,可是却竭力忍耐住了自己;而且一次又一次地他决意要随她了事,甚至力图要像她痛恨自己那样去痛恨她,只要是他真的可以做到这个的话。但是他做出这样的决定简直是毫无用处,由于他的希望越是在这儿一次次地落空,他对她的爱心似乎是一次次地增长。
他就这么一意孤行地坚持着,这是说,他不仅一心一意地爱着而且毫无节制不加打算地挥霍着,这样直到他的某些朋友以及家人们觉得他很可能挥霍掉他自身而且包括他所有的资财;就这样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恳求并建议他暂时离开拉文纳到别的某个地方去呆上一段时间,由于这么做可以帮助他缓解一下内心的这份深情以及减少一下目前的这种消费。纳斯塔吉奥长时间以来就看不上对他的这个建议,可是最终,经由众人一直以来的竭力催迫,再也不能就此推诿下去了,他就允诺说要按照他们所希望的来做,并且尽力做了一些充分的准备工作,好像他是要离开到法国或者西班牙或是某个遥远的地方去一般。之后,在他的众位朋友们的陪伴之下他跨上了自己的马匹,这样他就骑着马一路驰骋离开拉文纳来到了一个叫作其亚西的地方,这里已经离着这座城市有三英里远了,在这儿,他派人去取来几顶大帐篷小帐篷,然后告诉那些陪伴他来到这里的人们说,他的意思是想在这儿留宿,而他们可以返回到拉文纳去。在这里安营驻扎下来之后,他一如既往地过着奢侈而极其豪华的生活,就像人们先前所看到的那样依然如故,不时地邀请这么一些人来、或那么一些人来,一起进餐畅饮,正如先前一样。
碰巧有一天,到此时他已经以这种方式几乎在这儿呆到五月初了,这时的天气非常明丽,由于一下子他又想起来他的那位残忍无比的女士,就告诉他所有的仆人们都离开这儿让他独自呆一会儿,这样他就可以悠闲自得消磨一下时光,正在他沉思冥想闲逛着的时候,一步一步地,陷入了忧郁的沉思之中,最终不觉步入了一片松树林里。此时清晨已经快要过去,他已经走进了松树林有半英里远,也没顾得上吃一点东西或者做点旁的事情,这时突然间他觉得听到了一位妇女所发出的巨大的悲泣以及呼喊之声。听到这阵声音,他自己正在入神的沉思冥想就顿然终止了,他抬起头看一看正在发生着什么,惊讶之中发觉自己已经身处松树丛中。这时,往前看去,他看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姑娘正在朝着他这边跑来,只见她浑身 着,穿过一片厚密的布满杂枝荆棘纵横交错的灌木丛,正在朝着他所站着的这个地方跑过来。她一边哭泣着一边大声嚷叫着喊救命,灌木丛中的荆棘已经撕扯着把她浑身划得遍体鳞伤了。在她的身后紧跟着追来了两条凶猛异常的大驯犬,当它们一路跟随着一赶上她的时候就张嘴残忍地咬啮起来;而在这两条大狗的后面他看到了一位骑士紧随而来,胯下骑着一匹大黑马,身上披挂着一副深色的铠甲,面相极其凶恶、手里端持着一把长剑,嘴里恶语相加威吓着要把她杀死。
这一见不要紧纳斯塔吉奥心里顿时充满了恐惧和惊讶,并且顿然间油然而生对这位不幸女士的同情之心,接下来就压抑不住想去拯救于她了,要是他真的可以这么做到的话,免予她遭受这般极度痛苦的死亡。发现他自身毫无装备,他就跑过去捡起来一棵大树下的一根枝干当成一根棒子。有这个作为武器,他就迎上前去挡住那两条恶狗以及这位骑士。当这位骑士看到这一切之后,他就从很远处向他呼喊道:“纳斯塔吉奥,你不要插手干涉;就让两条狗和我自己来随便惩罚这位罪有应得的邪恶女子。”
当他这么说着的时候,这两条恶狗已经从两胁边狠力地咬住了这位姑娘,这样就制止她再也往前跑不动了。这位武士,迅速从他的马上下来,走上前来。纳斯塔吉奥朝着他走近了几步开口说道,“我一点都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你竟然这么熟悉与我;但是我一定要这么对你说:作为一位全副武装的武士竟然力图想要屠杀一位全身 的女子,还放出自己的两条大狗像追一头野兽一样追她,这是极其不文明的事情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要尽我的所能来维护她的。”
“纳斯塔吉奥,”这位骑士回答道,“我也像你一样来自同一座城市,那时你还是一个小孩子当我——我的名字叫做圭多.德格里.阿纳斯塔吉先生——当我甚至要更加深爱着眼前的这位女子的时候,甚至要超过你现在爱着那位特拉沃尔萨里家的姑娘。由于她的内心冷漠和残暴我竟然惨到了这样一个地步,那就是我有一天用你所见到的我手里这把长剑绝望地把自己杀死,而且我还遭受了命中注定的永久惩罚。同样就在过了不久之后,这个为我的死去而极度高兴的人,她同样也死去了。由于她所犯的这桩残酷罪行,以及她为我所遭受的磨难而高兴不已——她却并没有悔悟自己的这些罪错,因为她并不觉得自己因此而犯下了罪错,而是觉得她应该为此而得到奖赏才是——却同样也被判决了永久遭受地狱之苦。而当她刚刚被判决下到地狱之后,我们就被立即被判定了,作为对她和我的惩罚,她应该永远在我之前奔逃,而我,这么一个曾经如此亲切地爱着她的人,则应该永远在后面加以追逐,并不是作为一个深爱着的女士,而是作为一个怀有深仇大恨的死敌,而且每当我追上她之时,我就要用手中这把长剑把她杀死,就是我曾经用它杀死了我自己的这把剑,并且要把她的后背剖开,从她的身体里面,就像你马上就会见到的那样,掏出她那颗坚硬冷酷的心脏来,这颗心没有任何的爱或者怜悯之情可以进入其中,同时还有别的那些内脏,然后把它们扔给身边的这两条大狗来吃。而就在不久之前,正如上帝的正义与力量所裁定的那样,她又一次从死亡之中站起身来,好像她从没有死去过一样,并且再一次开始她悲惨已极的逃亡,而我和这两条狗则一起再一次追逐于她。而每当星期五的时候在这个时刻我都会在这个地方追上她,并且作为对她的惩戒就像你现在所看到的这样把她杀死。你不要以为我们在别的日子里就会停下来相安无事;而是在别的一些她曾经漠视并残忍对待过我的地方继续追逐她。就这样,正如你所看到的一样我已经成为了她的敌人,此前我是如此深爱着她,我现在却不得不以这种方式继续追逐她长达数年之久,按照她所残酷对待我的那些时日来定。因而现在就请你让我来实施上帝正义的裁决好了,不要试图想要反对你所根本无望阻止的事情。”
纳斯塔吉奥,听到他的这些话后,就撤步退了回去,简直恐惧得浑身颤抖起来,浑身的毛发没有一根不是直立起来的。眼睁睁看着这位倒霉的姑娘,他开始万分恐惧地等待着这位武士将要所做的一切。而后者,现在话已经讲完了,就疾步跑向这位姑娘,那把长剑握在手中,好像他自己就是一条发了疯的狗一样。现在她已经双膝跪了下来,那两条大驯犬此时紧紧咬住她的两胁不放,只听她在一个劲儿乞求他的宽谅。可是只见他使足了力气一剑刺进了她的胸膛,顿时之间从前到后贯穿了她的整个身体。承受了这么猛力的一击之后,立时之间她就匍匐着倒在地上,依然在哀哀地哭泣着呼喊救命;此时这位武士,掏出他的那把猎刀,从她的腰部把她的身体割开,然后把她的心脏连血带肉一起撕扯了出来,血糊糊地扔给了旁边的那两条大驯犬,两条饿极了的大狗狼吞虎咽地就把它给吃掉了。而过了没一会儿这位姑娘迅速就从地上站了起来,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生刚才的这些事情一般,又开始朝着海边一阵风般跑了过去,在她身后紧随着两条大狗,依然在后面一个劲儿撕扯着她,而这位骑士再次跨上他的马匹,手里紧握着那把长剑,又开始在后面紧紧追逐于她了;过了没一会儿他们就一前一后跑没影儿了,纳斯塔吉奥就再也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了。
看到所发生的这一切,他怔在那儿好一会儿,在同情怜悯与恐惧之间不知该何依何从。但是之后他就突然想到,这个事件很可能有助于他目前所处的情形,只要说每个星期五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话。
就这样,在心里记住这个地点之后,他就返回到了他的那些仆人们那里,过后,当他觉得时机差不多合适了,他就派人去叫来了自己的一些亲属,以及一些朋友们,开口对他们说道,“你们一直以来都在催逼着我不要再爱我的这位敌人,并且劝阻我再也不要这么继续挥霍下去,现在我已经决定要这么做了,只要是你们可以帮助我取得一件事情,那就是这样:下一个星期五的时候,你们必须要让保罗.特拉沃尔萨里先生以及他的妻子和女儿还有所有他们家里的女士们到这里来,另外无论你们喜欢把哪些女士们也都带到这里,前来跟我一起进餐。到那时你们就可以看到我为什么要让你们为我这么做了。”
这件事情对他们来说似乎并非什么难事,因而,在返回拉文纳以后,他们不久就按时邀请到了他想要约来一起吃饭的那些人,而尽管说想要约请到那位他所深爱着的女士并非轻易之事,然而她还是随着别的那些位女士们一起前来了。在此同时,纳斯塔吉奥安排下了一场盛宴,就在这个地方周围那些高大的松树下面布置好了桌凳,就是他亲眼见到那位残忍的女士被无情屠戮的那个地方。
当时间来临之时,他就安排各位绅士们以及女士们就座,并且布置好了这位他的最爱正好面对着将要发生的这件事情的那个确切地点。当最后一道菜点刚刚被送上来之后,这时只听那位被追猎的女孩绝望的哭喊声就开始传了过来,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这阵呼喊声。整个团队之中的每个人都感到无比惊讶,就纷纷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没有一个人可以作出回答;这时他们就都从桌椅边站了起来,开始注目观瞧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看到了这位悲惨已极的姑娘以及这位武士和两条大狗;而过了没一会儿他们就奔跑着全都来到了他们的中间。
眼见两只大狗来临众人发出了一阵巨大的骚动之声,同样也是因为这位武士的来临,而且也有许多人冲上去帮助护卫这位姑娘;但是这位武士,就像对纳斯塔吉奥那样对他们诉说了一切,不仅让他们都撤身退了回去,而且让他们都因惊讶而满怀恐惧。接着他就像先前那样又那么做了,对此所有在场的女士们(在场的人们里面有许多位不仅与这位女孩甚至与这位武士都曾经有亲属关系,她们之中有许多人依然还记得他的爱以及他的死去)都因同情而悲痛哭泣起来,就像眼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
当这件事情最终被实施到最后之时,这位姑娘以及这位骑士离去了之后,整个这个事件引得所有眼见它发生的人们纷纷议论不已。可是由于所发生的事情而最受震惊的还是那位残酷无情的姑娘,就是纳斯塔吉奥所深爱着的那位,她不仅清晰地眼见了一切、同时也听闻了一切,并且在心里面明白所有这些事情与她之间的关系最深,比在场的任何别的人都要深,这时她就记起来自己总是对纳斯塔吉奥表现得那么残忍无情;而且似乎在她看来自己已经奔跑在了自己狂怒的恋人的前面了,那两条穷凶极恶的大驯犬已经在身后紧紧追逐着自己了。
她的心中产生了如此之大的恐惧感,由于她自己亲眼所见的这一切——同时在期望着避免遭受同样的命运——这个时候一旦她找到了一个机会(这样的机会她当晚就发现了),她就立即把自己全部的恨转化为爱,她给纳斯塔吉奥派去了自己一位最所信任的女侍,让她请求他能到自己这里来,因为她已经准备好了尽其所能满足于他所有的快乐了。他回话说这会是一件完全令他高兴的事情,但是要是她愿意的话,他想要以比较荣耀一些的方式取得在她身上的快乐,这话里面的意思就是要跟她结婚。这位姑娘,觉得这完全是出于她自己的选择,因而至今没有成为他的妻子,就又派人去给他回话说自己完全愿意这么做。接着,把自己当为信差,她亲自告诉自己的父亲和母亲,说她愿意成为纳斯塔吉奥的妻子,对此他们两个也都再高兴不过了。
就在接下来的这个星期天里,他们就把她给嫁出去了,并为他举办了盛大的婚礼贺宴,他就跟她一起快乐地生活了很久很久。这场令人惊恐不已的经历不仅仅是带来了这唯一的一件好处;实际上,拉文纳这里所有的女士们都为所发生的一切而无比震惊,从那之后她们所有的人都要比先前更加顺从服帖于她们男士们的愿望了。

共 51 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如果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并为之自杀,而女人却无动于衷,那么,在地狱里,就是“她应该永远在我之前奔逃,而我,这么一个曾经如此亲切地爱着她的人,则应该永远在后面加以追逐,并不是作为一个深爱着的女士,而是作为一个怀有深仇大恨的死敌,而且每当我追上她之时,我就要用手中这把长剑把她杀死,就是我曾经用它杀死了我自己的这把剑,并且要把她的后背剖开,从她的身体里面,就像你马上就会见到的那样,掏出她那颗坚硬冷酷的心脏来,这颗心没有任何的爱或者怜悯之情可以进入其中,同时还有别的那些内脏,然后把它们扔给身边的这两条大狗来吃。”女人,当有男子为你而要生要死时,请接受他的爱!欣赏!【编辑:宁芩】
1 楼 文友: 2012-01-20 11:51:50 宁芩按语可谓 锦上添花 。 风雨路,人间爱,江山情!这妩媚,这崎岖,这葱茏,都是我的风景!宝宝口臭
小孩上火吃什么药
肠道感染吃立可安见效快吗
宝宝口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