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五百九十章:一入官家深似海!

2019-10-12 19:57: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五百九十章:一入官家深似海!

看着薄秋冬那在踉跄中竭尽全力扑返回去的背影。

秦凡没有立马追过去。

只有他不想抓的人。

没有在他眼皮底下能逃跑的人!

厉然地对着那道背影冷冷讥讽一笑。

秦凡抬起另外一只手往身前的引擎盖上拍了下去!

轰-!

轰响巨作。

整辆汽车原地弹起!

高高一腾之后又坠落原地。

只是此时的排气筒已经没了动静。

待到秦凡动身绕过汽车后。

哗啦一声。

整辆车的内内外外七零八落地散了开来。

缓行的步伐在保持着匀速前行,纵使薄秋冬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视线中。

可秦凡一点都不急。

抬头望了一眼薄家所在的单元,交织着杀机的寒意在身上渐渐绽透出来!

前行的脚步没有顿作,迎着薄家单元走了进去!

阑珊灯火辉映着的大院中,无数楼房的阳台上都站着那些在金陵在江浙权势圈中的大拿。

一个个全把底下所发生的画面尽收眼中。

秦凡止住汽车的前驱。

秦凡一巴掌把汽车拍飞。

这些对他们而言的震惊并不是太多。

毕竟秦凡是武者的身份早已不是秘密,追溯到几个月前还一剑砍杀了化境宗师兰晓生,这种背景下,拍飞一辆汽车不足为惊!

“都说宗师不可惹,薄家小子,这得是脑袋灌了何等的浆糊才至于这般去找死啊!”

一名早就退居二线的老人目送着秦凡走进薄家所在单元后,不由地叹慨了起来。

要说在不知秦凡身份背景的情况下,那还好。

可你在明知这是一个绝世妖孽,还去撩惹,还去触逆鳞,这不是地狱无门自投来是什么?

“老爷子,气运问题!薄家的气运枯竭了,总得需要一个倒台的缘由!”老人身边,一人应道,那长相跟常源一颇有几分相似。

“嗯,你说得对!都是命啊!海生,放任源一吧,以后别去干涉他的一切了!能有机会跟在秦凡身边,这是咱们常家千载难逢的气运归属!薄家倒了,加上咱们能攀上秦凡这根线,你以后的九五之位又增加希望了!”老人悠悠道。

“老爷子,我现在就担心一点!秦凡如此践踏王法,上面真的能容忍?要知道这是一种已经从隐形转化到摆到台面上来的威胁了!紫禁城真会放纵着不管?”常海生提出了自己的担心。

假如上头真的去制裁秦凡,那他们跟秦凡扯上这种关系的常家又岂能落得个好?

“哈哈!你多虑了!”

意味深长地缓缓一笑。

老人转身往屋里走了回去,“宗师风采已睹,该睡了!”

————

砰!

薄家。

没上锁的房门被薄秋冬一把给撞了开来。

“爸,完了!那杂碎来了!”

不等薄显民跟贵妇人开口,浑身颤抖的薄秋冬声嘶力竭地厉声喊道。

“呼-!”

吐了口气。

薄显民抬起那平静的眼来,直视着薄秋冬,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听天命吧!既然逃不开,那剩下的选择只有面对了!秋冬,别慌,挺直腰板!记住,你是薄家的人,不管是大清朝还是民国,或是建国之后,咱们薄家人从来都不出怂包!是福不是祸,哪怕是死,薄家人也得站着死!”

不再像之前那般咆哮嘶吼,薄显民彷如把一切都想开都看透了般。

那平静恬淡的口吻中,尽是空洞与绝望。

面对着一名武道妖孽,面对着一名连华笑天都得毕恭毕敬的妖孽,面对着把东瀛屠得元气大伤的要你,留给他们的除了无力跟彷徨之外,已经没有选择。

逃,这世间有普通人能避过化境宗师的追杀吗?

所以在这种局势之下,他不认命也得认命!

“爸,我才二十四岁,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迎着薄显民的话

,薄秋冬说着说着嗷嚎大哭起来。

“秋冬!”被这一感染,贵妇人站起身朝薄秋冬冲了过去紧拥住,声泪俱下地凄怜喊道。

蹬蹬蹬-!

蹬蹬蹬-!

蹬蹬蹬-!

在这对母子的凄楚哭声中。

一阵蹬蹬蹬的脚步声顿然骤作。

通过那扇敞开的房门,传进了薄家大厅里。

唰-!

听到脚步声的作起。

这一家三口浑身一震。

哭声止落。

薄显民蠕动着那陡然间变得干燥无比的喉咙,双手死死地抓着沙发,转头看向房门方向。

在这瞬间,伴着薄秋冬跟贵妇人那止落的哭声。

薄家大厅里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那越来越近的蹬蹬声有如死神的脚步般,仿似在奏响着他们这一家子的丧钟倒计时。

时间在一秒一秒地过去。

面无表情的秦凡也在这一家子的频临窒息中逐步逐步地现出身来。

然而当他迈入到薄家之后。

贵妇人第一时间立马对着他屈膝跪了下去。

“孩子,放过秋冬吧,阿姨求你了!”

一跪之下,贵妇人重重地磕下了头。

薄夫人的身份,让她养尊处优享受万人攀附。

可是这刻,向来都有些清高孤傲的薄夫人已经没有任何选择了。

只要能挽救薄秋冬,她不在乎一切尊严脸面了!

母爱,在此时被她演绎了出来。

可惜她却忘了曾经也有无数人给她磕头,但换来的都是她那清高冷哼不屑一顾!

“下跪磕头求饶有用的话?那这世间还有报复与代价之说吗?”

顿住脚步,秦凡俯视着薄夫人那花容失色下哀求苍白,戏谑地摇头冷笑道。

话了,他突然伸出五指抓住的博夫人的天灵盖。

摄灵术贯通真气把神识带了进去!

“啊!!!”

“啊!!!”

紧着秦凡以摄灵术探入意海后。

薄夫人顿时歇斯底里狰狞无比地扭曲着面容嘶喊起来。

面对着这一情况。

薄秋冬非但没有为母出头。

反而还坐在地上蜷缩着身体瑟抖,尽是惊恐的眼神中没有对秦凡的丝毫痛恨。

至于薄显民,也仅仅是紧咬着牙关一动不动。

都说一入豪门深似海。

一入官家同样深似海!

一个是结发夫君。

一个是无比宠溺的儿子。

在看着最亲最近之人惨遭这种痛苦,出于那对秦凡的畏惧惊恐,竟然全都选择了沉默。

不得不说,人性的自私,人心的淡泊,在薄家大厅中展现地淋漓尽致!

上海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舟山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衡水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上海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舟山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分享到: